<noframes id="997b7">

    2022盲盒
    歡迎光臨中圖網 請 | 注冊

    雙眼臺風

    作者:須一瓜
    出版社: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:2018-05-01
    開本: 32開
    讀者評分:4.5分2條評論
    本類榜單:小說銷量榜
    中 圖 價:¥15.1(3.8折) 定價  ¥39.8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
    加入購物車 收藏
    運費6元,滿69元免運費
    ?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,運費14元起
    云南、廣西、海南、新疆、青海、西藏六省,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
    溫馨提示: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,大部分為全新,個別圖書品相8-9成新、切口
    有劃線標記、光盤等附件不全
    本類五星書更多>

    雙眼臺風 版權信息

    • ISBN:9787533952211
    • 條形碼:9787533952211 ; 978-7-5339-5221-1
    • 裝幀:簡裝本
    • 版次:1
    • 冊數:暫無
    • 重量:暫無
    • 印刷次數:暫無
    • 所屬分類:>

    雙眼臺風 本書特色

    “一次不公正的審判,惡果甚至超過十次犯罪?!薄喔?電影《烈日灼心》原著作家須一瓜罪案題材全新力作,直擊冤案平反與權力犯罪! 頭條冤案,舉國揪心!不法之徒,亡命反撲!權力犯罪有多囂張?翻一個冤案有多艱險? 當冤案被曝光,誰在捂蓋子,誰在揭蓋子?巨浪滔天,天翻地覆,雌雄dianfeng對決! 警界熱血版《人民的名義》,掀開反腐打虎熱血畫卷,帶你走進5分鐘頭條新聞背后的驚心動魄! 世道再難,人心再險,還是有基本正義,在天地之間!——須一瓜 人們常說生活比小說還精彩,《雙眼臺風》正是取材于“比小說還精彩”的“生活”,又將“生活”寫成精彩小說的典范! 閱讀須一瓜是一種智力較量。她骨子里生來就有著對雷同的高度敵意,挑戰的是文學的“不可能性”。因此,她的小說大都迷宮般地撲朔迷離、亂花迷眼。

    雙眼臺風 內容簡介

    審訊中,嫌犯甘某主動供認了一起十多年前的強奸殺人案,這一供認,在乾州市公安局內部引起軒然大波:此案在當年已被辦成“鐵案”,且“兇主”早已認罪并被槍斃……“一案兩兇”,令人驚愕! 高層重視,媒體卷入,輿論沸騰。 是繼續將錯就錯,還是將舊案追查到底?公檢法內部,以霸道警花鮑雪飛和“瘋子”學弟傅里安為代表的兩股力量立場迥異!在接下來的調查中,關鍵證據隱匿難尋,證人三緘其口,一連串超常規的阻擊接踵而來。面對貌美性辣、作風彪悍,有神探、女俠美譽的師姐鮑雪飛,被步步緊逼的傅里安做夢也想不到,他會為此付出九死一生的代價。他究竟能否絕地反擊? “雙眼臺風”橫掃而來,整個乾州在暴風狂雨中天地倒轉……

    雙眼臺風 節選

    **章 事后,鮑雪飛多次想:這樣的風,操他媽就是來追命的。 鮑雪飛有著自己都難以明晰的懊悔,她應該注意到,她這樣一個眼觀六路、心細如發的人,早就該從這種詭異的狂風里,感受到命運的不懷好意。已經不是**次和它相遇了,她早就該有防范之心了。 十多年前那個上午的天空,和今天一樣瑞麗祥和。只是,十多年前那個上午的天空,被很多人記住了。記得那天早上出門的時候,還是碧空清靜湛然,幾條天邊的稀疏祥云,一如孩子們遠去的歌聲??耧L是近子時突然起的,那時刻,竹山刑場正在執刑,那陣突如其來的狂風,飛沙走石,遮天蔽日,令行刑者們眼睛迷亂,有人放下槍揉眼,有人在扭頭猛咳。整個行刑場淪陷于令人不安的混沌之中。當時,沒有參加公審大會的鮑雪飛,剛剛上樓走進自己的辦公室,幾乎就是她開門的那一瞬間,一股風一下子就把她的臨街窗框扯開了,仿佛她的門鑰匙是電門開關,窗框下面合頁螺絲松脫,半扇窗子斜掛著,僅靠上面的合頁懸吊,岌岌可危;辦公桌對面墻上“志在千里”的那幅字,也被風一把拽掉,嘶啦——“咣”地砸在了地上,框內玻璃,頓時樹枝樣開裂了。那幅字自然無損,但鮑雪飛也沒有再為它裝幀裱框,因為字的主人,已經在省廳退居調研員了?,F如今,她辦公室墻上的“厚積薄發”的主人“康先生”,是系統內人人望而生畏的塔尖人物。有人說那字是真跡:“康先生”來本省視察時間盡管很短,但是,鮑的過人姿容、她的接待流韻、她的跆拳道,都令“康先生”擊節稱奇。不過,也有人說是假的:一貫的狐假虎威。對此,鮑雪飛從來不予回答,她只是略帶譏諷地笑著。同樣是惡風,今天“厚積薄發”是穩當的,當年“志在千里”就顯得不堪肆虐。 十多年前的那陣來歷不明的狂風,不只摧毀了“志在千里”,還讓鮑雪飛出了血。當時,桌上所有的文件紙張,刀片般滿屋旋飛,她被其中的一張,割了一下臉。那個她不喜歡的電話,如御風而來。是范錦明,他用他一貫的磁顫超低音,說,四人五槍。那小子掙扎,沒死,又補了一槍。鮑雪飛打開粉盒,通過里面的化妝鏡,細察了紙片傷口,它如發絲般輕細,但在輕微滲血。電話里,范錦明后面的語調有點遲疑,聽得出他樂意傳遞這個信息,他說,監刑的人回來說,那老法警蛇(佘)頭,在現場的狂風里罵,這排小子里,肯定有個冤死的……鮑雪飛把電話掛了。十多年過去了,細究起來,這恐怕就是她**次感到范錦明一向低沉的嗓子里,不只有溫柔的性感,還有別的東西,有點像扎進肉里尚未鼓膿的小刺,細小到你看不到,但總是摸得到。 今天,這股風來得更蹊蹺。十多年前那個行刑日,天氣預報是東北風二到三級,卻突然猛刮了幾乎要摧毀城池的莫名惡風,氣象部門也無人對此做出補充解釋;今天的狂風,依然是來路不明、無人預報。風*勁時,她正趴在“曹氏艾家”艾灸館的熏艾床上,并不知道外面風云激變。她聽到窗外那個老人哀號一樣的呼喊,搶錢啊,救命錢啊——她一把推開正給她啄灸大椎穴的女子。鮑雪飛沖出去的時候,穿的就是白身黑領邊的艾灸服;有記者誤說她穿的是跆拳道服。也有記者說她憑空而降,赤腳一腿把歹徒踹飛。所有的記者里,依然是汪欣原寫得*準確可心:黑帶七段。俠氣干云。美女局長。跳步橫踢、單腳連踢。這兩個跆拳道制敵動作,是鮑雪飛教他寫的,也是他問到的。汪的稿子,總是寫得比別人好看,而且有骨頭。顯然是怕讀者誤會女局長工作日在艾灸房,他還特別寫到是病假中。但是,這一次,只有他寫到了風:狂風中,鮑副局長凌空橫踢時,類似跆拳道服的艾灸服的寬袖大擺在空中飄舞,路人以為在拍武俠電影。 市電視臺當夜播出,有線臺緊跟著。鮑雪飛在家里獨自賞析這兩則本地電視新聞時,看到自己癟了一半的發型,有點難堪。劉海也是直愣愣地翹著,是風太大了,也可能是艾灸床上趴久壓走樣的。畢竟年歲不饒人,以前隨便推推頭發,甚至蓬頭垢面,鏡頭里都是英姿勃發。那個記者也是死人,怎么也該提醒自己先整理一下頭發的。不過,鏡頭給了搶匪攜帶的刀,一個大特寫。角度拍得比實際的刀,顯得更長更尖,令人膽寒。 鮑雪飛看了老蔣一眼。單人沙發上,老蔣保留著剛才保姆拖地讓他抬腳、使雙腿掛在沙發扶手上的姿勢。他在看一本財經雜志,顯然,他沒有關注老婆又出鏡的本地電視新聞。鮑雪飛懶得叫他看,但卻因為他也懶得看而暗生怒意。當年,鮑雪飛是為了老蔣來乾州的。本來,她卓越的成績可以留校,傳說她還有直接去部里的機會,但是,為了老蔣,她愿意追隨他到任何地方。遺憾的是,婚后沒有幾年,她就發現了老蔣的沉悶平庸、膽小窩囊。而這些品性,當年在大學里,鮑雪飛把它們解讀為深沉、深刻,穩重、謹慎,是前瞻性人物才有的特性。和老蔣仕途的平淡無趣相比,鮑雪飛的仕途幾乎是一路大風起兮云飛揚,高歌激蕩;即使困頓,也難掩日后的爆發力。而老蔣在市司法局默然工作多年,好不容易混上個科級主任,還是鮑雪飛使了勁,從此便再無驚喜;現在,這對夫妻除了相信外星人的存在這個共同點,可以說,在任何方面,都越走越遠了。兒子八九歲時,鮑雪飛要離婚的,離婚協議也寫好了。老蔣跪求說,等兒子大幾歲,他主動走;等兒子升了初中,老蔣去意已定,鮑雪飛卻不干了。她的進取心,有了新境界。老蔣說,你不是一直想離嗎?鮑雪飛說,就是想離,才不能離!老蔣說,這種夫妻算怎么回事?鮑雪飛說,不管怎么回事,你別礙著我的事! 夫妻倆早就不探討外星人。早就分居。當鮑雪飛撞見老蔣手淫的時候,老蔣不僅遭遇了極大的羞辱,還有沉重的威脅,換句話說,老蔣明白,無論家內家外,在妻子的天羅地網里,他都喪失了放縱與抒發的機會。就好像是命運的游戲,老蔣的日益消沉,和妻子的紅運當頭,就像天地失衡的蹺蹺板,*奇妙的是,鮑雪飛在大醉后,似乎又總會把老蔣想象成初戀的當年,老蔣也就再度以深沉深刻、穩重謹慎的成熟男人胸懷,包攬鮑雪飛的眼淚,前瞻性地寬慰她受挫的雄心與夢想。 坐在電視機前的鮑雪飛心情復雜。路見不平拔刀相助,是她源自血液的習慣,據說她外婆就是喜歡打抱不平,被人推下水潭淹死的;從業后,她很快發現,血性回饋她的利益是直接的。是的,這一回,顯然又可以立功了,即使不參與“甘文義系列強奸殺人案”專案組,老天照樣賜予她立功的機會,她就是這樣一個好運不絕的女人。思緒還不及遠飄,電話就到了。 鮑局!杜曉光說,鮑局!甘文義剛剛交代!——“6·11”啞女強奸殺人案,是他干的!這……鮑局…… 鮑雪飛心臟“空”地跳了一下,瞬間蒸發了,也好像果子,突然被人一把摘下。她覺得自己空掉了。好一會,心臟回來,但似乎成了一顆中空球,僵懸在胸腔。鮑雪飛慢慢喝了一口水,讓自己舒緩過來。她的聲音沉著:杜大,你他媽也是殺人無數、見過世面的。瘋狗又不是沒見過,他他媽亂咬亂叫,難道你就跟著發瘋?他不就是要打亂你們的腦子,好亂中求生嗎?!穩重點! 鮑局教誨的是!不過,鮑局…… 鮑雪飛冷著臉,故意不吱聲。她的靜默,顯出了傲慢與鎮定。 鮑局,杜曉光不由語氣謹慎下來,甘文義已經交代了九起殺人強奸案,這多一起少一起倒也不影響…… “6·11”是我親自偵破的鐵案!真兇都槍斃十幾年了,他來攪什么渾水?這種自作聰明的渾蛋,該教訓就他媽的要教訓! 呃,如果鮑局,鮑局如果你聽了他的供述…… 鮑雪飛打斷他:傅里安知道這情況嗎? 鮑雪飛知道問也是白問,雖然傅里安只是聞里分局的分局長,但連聞里分局刑警大隊的隊長杜曉光都知道,作為“甘文義系列強奸殺人案”專案組副組長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*新審訊情況。鮑雪飛突然燥熱了。 杜曉光小心翼翼地回答了她:知道。傅局眼睛都綠了!野狼似的。他和省廳的人,幾天都沒回去。 就是這個時候,鮑雪飛想到了上午見義勇為時來去不祥的狂風。她再度摸杯子的時候,碰翻了整杯茶水。鮑雪飛用力掛掉電話。盡管她眼神漠然,但老蔣可能還是感覺到了什么,他扔下書,趿拉著皮拖鞋,離開了客廳。鮑雪飛以為他會去叫保姆來收拾,但沒有,他踱到餐桌前,開始吃保姆切好的橙子。 臨睡前,鮑雪飛給汪欣原打了個電話。他所在的那個覆蓋全省,正浸潤華東、華南區的《華夏都市報》,每天一大早,就像早市的七婆包子一樣,在每個角落熱騰騰地面世。 汪欣原一接電話就說,明天二版頭條!——姐不會是又要換照片吧?鮑雪飛說,還是別登了。除暴安良,見義勇為,本來也是警察分內天職,寫來寫去也沒多大意思。算了吧。喲,反常??!鮑姐怎么啦?——大樣都送印刷廠了!要撤也來不及了。再說,鮑局又不是**次見義勇為登報。汪欣原話里有話,意思當然是——你以前多愛上啊,一張照片不滿意都要換。 鮑雪飛反擊也快:是啊,我就是媒體肥豬嘛。汪欣原的語氣變得真誠:鮑局,這本來也不是為女俠你個人歌功頌德,這是弘揚社會正氣??!稿子也并非沖著你是個公安局局長寫的,今天就是個妓女見義勇為,我也寫了——啊啊——汪欣原意識到自己句子不當,立刻“啊啊”地邊自我嘲解、自我了斷著,邊笑。 鮑雪飛忍住了差點爆出的粗口。如果她爆了粗口,至少說明兩個問題:一、她是把汪欣原當自己小兄弟的;二、汪欣原在她心目中是無足輕重的狗屁。沒有粗口,公事公辦,不親昵、不放肆、不蔑視,這就是距離:既不是兄弟,也不是狗屁。汪欣原自然不明白其中的微妙,否則,他就會對今天之后的命運走向保持一份警覺。而對鮑雪飛來說,警界仕途二十多 年來,從派出所副所長,到所長,到分局長、局長,到今天的市局分管刑偵治安的副局長,注重宣傳的她,和金蒼蠅般的記者們,大大小小打了多少交道,大浪淘沙小浪逐浪,只有一兩個家伙,在她心目中,真正具有令她不敢小瞧的分量。汪某基本算一個。 鮑雪飛沒有罵娘。只是吁了口很長的粗氣,說,欣原小弟,我是想,一把年紀了,低調點總是好的,其實,我骨子里本來就是一個不喜歡張揚的人,都是被你們哄的害的。老被你們媒體宣傳,樹大招風惹人嫉妒,*終還是不利于工作開展的。所以,我說算了,別登了。 樹大當然招風啦,誰讓你“好大一棵樹”?你天生就是新聞源哪。汪欣原再度孟浪起來,就讓那些平庸草木去妒忌吧。有些人生來就是嫉妒人的,有些人生來就是被妒忌的。鮑大俠現在正是年富力強的黃金歲月——今天“特區新聞廣場”看了嗎?鮑局看上去就像三十出頭,我們一個新來的編輯說,哇,這個像外科醫生的美女,怎么會是公安局副局長,怎么還是跆拳道黑帶七段?!崇拜哪——鮑局,所以,我們寫不寫,你都是傳奇人物??! 好啦好啦,我知道我一定會死在你手里的!鮑雪飛說,“新聞廣場”我沒工夫看,也懶得看。忙都忙不過來。你那稿子實在來不及撤就算了,不為難你。好啦,風很大,早點睡吧。 好嘞——哎,我們這沒風哪。 鮑雪飛翻來覆去睡不著。在又上了一次廁所后,她摸著黑給杜曉光打了電話。杜曉光有點意外:鮑局…… 還在審嗎? 剛收攤。又他媽交代了五起!五起啊,都是強奸殺人! 王副廳、傅里安他們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。 是啊,簡直是自來水龍頭打開了,我看那小子還會交…… 傅里安他們休息了嗎? 不清楚,這幾天大家都太累了,傅局好像已經回家去了,沒住在這。這幾天,他的臉一直臭大便色,但眼睛發綠…… 我過來看看吧——你不用聲張。鮑雪飛說。 杜曉光一抬手腕,指針顯示是凌晨一點四十四分。 第二章 傅里安的臉,在衛生間的鏡子里,顯得很猙獰。他身子探過洗手臺,盡量靠近鏡面,好仔細看自己的舌頭側面。潰爛點太靠近舌根了,他把舌頭伸到極限,伸得他整條舌頭都酸得不行,還是看不真切。這條爛舌頭,疼了三天了,吃什么都疼,除了溫水。剛才的消夜,才吃了幾口,舌根后側就像有人在那狠鉆木螺絲,他疼得只好喝水。省廳的王副廳、技術員老李、專家老何幾個,吃得臉都要栽進面湯里了,一個個滿頭油汗,匪氣騰騰。拜甘文義所賜,這是“甘文義系列強奸殺人案”以來,*痛快的一次消夜了。 傅里安沒得吃。他餓得胃部隱隱痙攣。他很想搞清楚,到底這個潰爛點有多嚴重,但二輕局招待所的破爛洗手間,光線也不夠亮,鏡面都是霉點。 噢,傅局! 市局重案支隊的劉元中隊長進來解手,看到傅里安以吊死鬼的姿勢貼在鏡子前,他有點尷尬。 又交代了兩起!都是強奸殺人!一起還是隱案! 隱案?傅里安轉身向他。 是,到現在為止,我們還沒查到任何報案記錄!如果這小子不供述,這案子在我們系統,根本就不存在!說是三個月前殺的,尸體就埋在觥州橋西面的蘆葦蕩里。 你覺得靠譜? 應該比較靠譜,就像晚飯后他交代的“6·11”舊鐵路啞女強奸殺人案。 跟曹支說一下,帶上甘文義,明天我們一起去觥州橋蘆葦蕩。 傅里安不等劉元應聲,轉身出了衛生間。劉元對著鏡子,模仿性地伸長舌頭做了一個鬼臉。傅里安卻又轉身進來,劉元嚇得連忙捂嘴。 “6·11”啞女案,別到處嚷嚷! 噢,是! 傅里安快步下樓,走向自己的汽車。甘文義被捕后,整個專案組已在這個欲拆的二輕局招待所借住了四天。日夜審訊。今天傅里安決定回家一趟。他跟王副廳告假,說老母親有點不舒服。王副廳說,回去的路上,去買個我說的西瓜霜噴劑,直接噴潰爛點,噴兩三次絕對見效。傅里安點頭。他沒有去藥店,直接回了家。路上他就想好了。 在醫院當護士長的前妻,在家里遺有一個大藥箱,估計里面什么都有。但傅里安突然想回家,并不全是因為母親,而是想回去找到他十多年前的工作筆記本。當甘文義供述“6·11”是他所為時,當場,資深的審訊者都蒙了,用瞬間石化形容不為過。傅里安也毫無表情變化,只有他自己知道,那一瞬間,他渾身發熱,掌心在燒,有如毒性發作,他簡直一分鐘都坐不住了。 對有些人來說,傅里安確實就像一條冬眠的毒蛇,正在醒來。毒蛇一樣的傅里安,也許是不該離開他正在孵化的蛇蛋的。他前腳走,鮑雪飛后腳就到了。整個二輕招待所,籠罩在浩渺清冷的月色中。鮑雪飛還抬頭看了夜空一眼,但她不能領悟像戴著金色大草帽的月亮光暈中的不祥,只看到夜色中的靜謐與自由。整個二輕招待所只有四樓西頭一間屋子的燈光是亮的。杜曉光把一切都安排好了。按照鮑雪飛的指示,除了事先跟看守組的組長趙武說好,其他什么人也沒有叫。鮑雪飛一到,他和趙武就帶她輕輕進了關押甘文義的房間。 剛入睡的甘文義顯然有點不高興,耷拉著臉,嘟嘟囔囔:不是說好明天再慢慢說嘛。他在嘟囔中身子還沒有站直,鮑雪飛的一巴掌就呼了過去,勁道之大,讓甘文義一跤跌回床上。此番進宮,還沒有被警察碰過一根頭發絲,一直被好吃好喝、好言好語相待的甘文義,有點被慣壞了,他馬上皺起了眉頭 :我不是很配合嗎? 鮑雪飛一把把他身子提正,這個時候,甘文義才完全清醒,剛才打他的是這個女人哪!這個看上去頗有姿色的女人,手勁比男人還狠。甘文義怕了,連忙自動坐正,說,我會配合,我當然會配合啊。 鮑雪飛說,我問什么,你答什么。要絕對如實回答!瞎編瞎騙,我讓你生不如死! 甘文義說,你問你問!都什么時候了,還瞎編,問!問!你問! 舊鐵路邊,那個啞巴女人,是你殺的?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啞巴。反正,在三合板廠舊鐵路邊那個小木板房里,我是殺過一個女人。掐昏以后,才奸了她。 作案時間? 太久了,我記不住準確的了。反正是《新聞聯播》之前吧?因為我離開的時候,聽到三合板廠家屬區那邊屋子里,有電視機的聲音?!缎侣劼摬ァ穭傞_始的聲音。 交代詳細經過。 一九九六年,天熱的時候,六月初吧,幾號我記不住了。那天特別熱。當時紅星機械廠擴建,我朋友承包了水電項目,叫我幫著做做水電。那天是*后一次班了,項目都做完了。下班后,我騎車經過舊鐵路邊那個獨棟小平房時,聽到女人洗澡的動靜,空氣里有檀香皂的香味,我停了下來。舊鐵路這邊好像很偏僻冷清,沒什么人,跨過舊鐵路,三合板廠家屬區宿舍那邊,就有燈光,人聲也多。接了這邊紅星廠的水電活之后,我有幾次路過那個僻靜的小平房。我開始以為是個破倉庫,它只有東頭這邊有燈光。有一次,我看到一個苗條的女人進去。那天騎車路過,聽到洗澡的動靜,聞著檀香皂的氣味,當時我就感覺是那個女人。那個水聲響的房間,有個小窗子,窗子外面隔條排水溝,對著一個廢舊的、像變電箱一樣的小平臺。我爬上去,透過樹枝,就能看到屋子里面,真是那個女人在洗澡!我是從大門進去的,大門一轉就開了。推門前我已經想好,如果有人,我就和以前進屋殺人一樣,我會說口渴討水喝吃藥什么的,就那樣的。結果,里面沒有人,我走到有水聲的房間門口,這個門倒是反鎖了,但是,我踹開了。那個女人還在洗澡,她呆呆的,我撲上去就卡住她脖子,一直到把她掐昏——可能死了。然后我放倒她強奸,大概十分鐘后,我射精了。完事后,我就騎車走了。我騎到三合板廠的宿舍區外面的路上時,有聽到《新聞聯播》的聲音。應該是七點多 的時候。 女的長什么樣? 個子跟我差不多高,一米六左右。完事的時候,她好像動了一下,結果,我又補掐了一把。她肯定死了,一般我卡…… 鮑雪飛橫踢甘文義胸口的那一腳,快得誰都沒有反應,甘文義就連人帶椅后翻倒地了。 你他媽究竟想干什么?!鮑雪飛一把拎起甘文義。甘文義剛想哀號,鮑雪飛又一個大嘴巴子甩了上去,甘文義的手銬和鮑雪飛腕上的玉鐲撞擊發出清冽的聲音。鮑雪飛這連續幾個動作,讓趙武和杜曉光面面相覷,趙武暗暗捅了一下杜曉光。杜曉光磕磕巴巴地輕聲說,鮑局,鮑局……專案組這邊有那個……杜曉光示意鮑雪飛出去說,鮑雪飛瞪起眼睛。杜曉光只好拉她遠離甘文義幾步,用了*低耳語——有特別規定:此案絕對不許刑訊逼供,不得虐待,不得 發生自傷、自殺或逃跑事故;必須給予人道待遇,直到把案子全部查清…… 鮑雪飛趕蒼蠅一樣,狠狠揮手,杜曉光連忙后退。鮑雪飛性情中人,情緒一上來,即興鶯歌燕舞、拳打腳踢也都是尋常事,尤其是,作為跆拳道黑帶七段,她可不是一般女人,出手快、準、狠,連年輕男警察都怕惹到她。 甘文義的鼻血流出來了。 你他媽給我聽清楚了!鮑雪飛走到甘文義身邊。因為怕她再動手,甘文義瑟縮得很夸張,這個模樣,令鮑雪飛惡心,她一把揪住甘文義的領子:臭垃圾!我告訴你,別跟老子玩心計!不要以為把什么亂七八糟的案子,都往自己身上掛,你就可以渾水摸魚,狗命長留。你別他媽做美夢!你給老子仔仔細細聽清了!舊鐵路這個案子早就查清了結了,冤頭債主一清二楚!真兇十多年前就伏法了。不許再提它??!不許再動歪心思!你敢再提這個案子一個字,再他媽胡說八道一個字,就是故意擾亂司法!我會讓你——生、不、如、死! 甘文義奸詐無畏的小眼睛里,平生**次露出近乎單純的遲鈍。他看著鮑雪飛發怔。

    雙眼臺風 作者簡介

    須一瓜 政法記者,作家。曾獲華語傳媒文學獎蕞具潛力新人獎,郁達夫小說獎,《人民文學》年度獎,《小說選刊》《小說月報》中短篇小說獎、百花文學獎等。出版有《淡綠色的月亮》《蛇宮》《你是我公元前的熟人》《提拉米酥》《火車火車娶老婆沒有》《第五個噴嚏》《老閨蜜》等中短篇小說集,《太陽黑子》(電影《烈日灼心》原著小說)《別人》《白口罩》等長篇小說。

    商品評論(2條)
    書友推薦
    本類暢銷
    返回頂部
    中圖網
    在線客服
    136福利导福航视频,3D春丽被调教出奶水视频,泰国熟女nancyho大胆图片

      <noframes id="997b7">